走进我国最大坦克生产基地,官媒首度探秘中国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电影《战狼2》里,冷锋驾驶坦克完美漂移,让小伙伴们惊呼:原来坦克还可以这样开?8月16日,西北大漠“狼烟再起”,多款新型坦克和装甲车云集内蒙古包头大青山脚下,参加“装甲与反装甲日”活动,加速疾驰、腾飞越障、漂移拐弯……让观众们直呼过瘾。从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上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到国际军事比赛-2017“坦克两项”比赛惊艳表现,再到作为我国第三个军工资产企业整体上市,短短半个多月时间,我国最大的坦克生产基地——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刷爆网络。

什么时候最快乐?

图片 4

内蒙古一机集团铁路车辆总装生产线

高尔基说:“在自然剥夺了人类用四肢走路的本领时,它就给予他一根拐杖,那就是理想。”而卢仁峰用他一生的坎坷经历,为这句话作了完美的注解。

原标题:史无前例!央视首度探秘中国绝密军事武器生产线

打造精品让世界爱上“一机制造”

重53吨,相当于38辆家用轿车, 125毫米的大口径滑膛炮,炮弹初速高达1800米每秒,超过音速5倍,可以轻易射穿1000毫米以上厚度的均质装甲,行驶状态中可以向5公里以外的目标开炮,命中率达到80%,这就是中国第三代外贸型主战坦克VT-4。

笔者来到第一机械集团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知道这些虎虎生威的“陆战之王”是怎样打造出来的。“坦克的车体、炮塔和主要零部件都是在这里焊接、组装而成,随后是去应力、水密封试验和表面处理。”刚从阅兵保障现场回来的一机集团五分公司副经理王智斌,第一站便把我们带到了坦克制造车间。只见数块按图纸切割的装甲板被高高吊起,一个机械手臂握着焊枪沿着结合部匀速划过,在一条条整齐平滑的焊缝完成后,一辆坦克的雏形便呈现在眼前。“一辆坦克的车体由数百块装甲钢板焊接而成,如果焊缝不牢,就容易撕裂。”王智斌说,一机集团所有坦克和装甲车车体的主要焊缝都是由机器人完成,焊道不仅美观而且质量可靠,没有出现过任何漏焊虚焊的问题。一路参观完传动装置、油箱、散热器、履带板、负重轮等生产车间,我们终于在最后一站——亚洲最大的坦克和装甲车总装分厂五分公司,看到了正在组装的99A坦克和VT-4坦克。王智斌说,从动力舱落舱、整车管路气路连接,到主动轮/负重轮安装、履带连接,再到总装调试、靶场试验,已全部实现了流水线滚动生产。每个零部件都通过编号处于动态管理中,在车间内的大屏幕上,能清晰地看到各零部件的装配和库存情况。精细化管理的背后,来自一段不平凡的经历。21世纪初,工厂生产的外贸坦克因一次质量问题遭到了外方退货,工厂调查发现,坦克可靠性不高的主要原因在于底盘上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厂一方面带领专家组赴部队调研征求意见建议;另一方面在陆军装备部和相关军代局指导下连续开展“精品工程”和“陆军装备质量综合提升工程”,从螺栓拧固到线缆安装,全部实现升级改造。如今,新一代的VT-4、VT-5坦克凭借良好性能、可靠质量,成功走出国门,收获大量外贸订单,成为世界“明星”产品。

采访中问到卢仁峰,什么时候最快乐?这个常年与钢铁打交道的汉子,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看到亲手焊接的坦克和轮式装甲车驶过天安门的时候,我流泪了。我知道,那是喜悦的泪水。”对他来说,用最高的标准焊接出最坚固的坦克和装甲车,让官兵驾驶着它们驰骋疆场,是他的骄傲。

纯正中国血统陆战之王坦克下线 全世界军事大国皆为之一颤

“独臂焊侠”在焊花中绽放精彩

在内蒙古,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是中国军事工业链条中,最重要的制造企业之一。中国最新研制的外贸型坦克的炮管,正在这家军工企业里紧张的生产。

公司研制生产的装备参加阅兵

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承担着我国坦克的生产任务。作为厂里技术最好的焊接工人,卢仁峰专门负责焊接驾驶舱,这是坦克上最关键也是最复杂的部位。

在军工企业的车间里,产品是没有品质高低之分的,这里的产品只有合格或是报废。眼前的炮钢是合金钢中强度最高的一种,当炮弹击发瞬间,炮镗内的温度会瞬间上升到3400度,压强上升到630兆帕,这相当于对指甲盖大小的面积施加6吨以上的重量。因此炮钢被称为钢中之王。

坦克制造离不开先进的现代化制造工艺,更离不开像卢仁峰这样的“金牌工匠”。驾驶舱焊接在各国坦克生产过程中是普遍存在的一道难题。卢仁峰是一机集团首席焊工,他练就了一手绝活,能用一只手完成焊接。20多岁时,卢仁峰就已经是集团里的技术“大拿”。然而,一场意外事故让卢仁峰的左手完全丧失工作能力。但卢仁峰舍不得这份工作,决心练就单手焊接的能力。那段日子,卢仁峰常常泡在车间,硬是靠牙咬焊帽的方法,反复练习单手焊接。为了提高单手焊接技能,他每天坚持焊完50根焊条,5年后,他突破人的生理极限,成为焊接技术领军人。但让卢仁峰没想到的是,更大的挑战随之来临。当时,我国正研制新型主战坦克和装甲车辆,这些新型战车使用的特种钢材焊接难度极高。一年时间里,卢仁峰做了上百次试验,终于对新型钢材的性能了如指掌,仅凭一块钢板掉在地上的声音,就能听出其中碳当量有多少,应该采用怎样的焊接工艺。在穿甲弹冲击和车体涉水等试验过程中,他焊接的新型坦克车体坚如磐石、密不透水。几十年来,卢仁峰凭着一只手推动了焊接技术次次革新,取得了“金属材料与焊接材料的寻用匹配法”“HT火花塞异种钢焊接技术”等多项成果,被大家誉为“独臂焊侠”。一机集团董事长白晓光说,从我国最早的59式坦克,到现在新型轮式装甲装备,工厂不仅是我国坦克的“摇篮”,更是“大国工匠”诞生的“摇篮”。除了卢仁峰,全国劳模“切削高手”宋殿琛、毫厘间追求极致的“钳工大师”张学海等一大批“金牌工匠”都在这里诞生,成为“一机制造”最闪亮的名片。

某型主战坦克使用坚硬的特种钢材,焊接难度极高。卢仁峰的工友们回忆,有近半年时间,他连吃饭都在琢磨怎么焊出符合要求的产品。

在火炮总装车间里,很多人都在提醒着我们,1958年,中国仿制前苏联T-54A坦克的100毫米线膛炮就出自这个车间,到2012年,跳动着中国心脏的第三代主战坦克VT-4终于在包头的总装车间下线。而今天这个车间能生产的第三代主战坦克上最先进的125毫米滑膛炮,这辆陆战之王手中的长矛,已经不输于世界上任何发达国家生产的坦克主炮。从零做到世界一流产品,中国军工在这个车间里,已经磨练了59年的时间。

军民融合闯出发展新天地

爱人董焕先陪伴左右

7.2米长,53吨重的VT-4坦克以每小时71公里的速度驶过,这样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世界范围内装甲车辆的最高水平,全世界能与其匹敌的只有三个国家。

8月15日,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作为我国第三个军工资产企业整体上市。荣耀的背后,是一条艰难的探索之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大宗军贸合同的收尾和国内军品订单的减少,一机集团陷入了“无米下锅”的窘境。一机人按照中央指示精神采取了一系列企业转型发展措施。但是,从单一军品生产向军民结合转变,从靠国家计划、靠军品吃饭向自负盈亏、自主发展转变,这面临的困难不比白手起家小。一机集团质量管理部检验员王宇记得,那时候,他们养过猪,做过汽水、缝纫机、自行车,但都是昙花一现。“根本出路在于变革。”王宇说,那时候,工厂一方面举起改革的“手术刀”,打破企业制度壁垒;另一方面,张开双臂拥抱市场,建立有限责任制的现代化企业制度。1998年12月,一机厂改制为公司,之后经历数次转型。工厂从制度上破旧立新的同时,在生产经营上也打破了单一的军品生产模式,利用强大的军工技术优势,大力开发民用产品,建设军民融合的新型企业。一机集团始终把新产品的研发放在重要地位,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中国第一辆与国际接轨的重型卡车、中国第一批铝合金运煤敞车、中国第一家获得美国API证书的石油机械供应商、首辆特种装甲消防车……如今,公司产品拥有5大类40多款,部分产品具备国内外一流水平。此外,工厂还将民用技术“反哺”军品生产,外贸装备通过实战查找问题,并在新装备研制上进行改进完善。如今,一机集团不仅形成轮履结合、轻重结合、车炮一体协调发展,服务多军兵种的研发生产格局,而且实现了涵盖战斗、保障、火力打击和一体化信息装备的跨跃式发展,成为我国重要的主战坦克和轮式装甲车研发制造基地。

卢仁峰的妻子董焕先也是一名焊接工人。看着丈夫长年累月坚守一线,她理解老卢的那种倔强:“为了让工友们吃得好一点,他把家里的炉具和柴米油盐都搬到了车间休息室,他就是这么个不管多难都要把事情做成的人,我有时会给他们做做饭,让他们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一机试车队队长张宇:国际标准要求坦克的加速时间是12秒0到32公里,但是咱们这个车能达到9秒多一点,这个相当于跑车,就是0到100公里相当于就是4到5秒的时间。

“办法总比困难多。”这是卢仁峰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没有合适的工具,他带领团队成员制造工具;为了找准合适的焊接角度,他钻到车下进行焊接,落下的火花烫得他满身伤疤。“光是料就用了1000多块,试验一次不行再换另一种方法,试验了300多种方法,用了整整5年时间终于攻克了这个难题。”卢仁峰说。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一机副总经理曹福辉:VT-4采用了自动挡技术,就跟驾驶家用汽车一样,方向盘和自动挡,也就是驾驶员你负责什么,观察路面,到这个时候你该减速减速,该刹车刹车,这个时候驾驶员的负担会降低很多,同时他也能够协助指挥员去观察战场。

某型轮式车辆所用的装甲材料碳当量高、可焊性差,严重影响到装备的质量和进度。在狭小的空间里,卢仁峰和工友们反复推敲、试验,最后总结出一种新的焊接方法,有效提升了装备的质量和焊接效率。

VT-4坦克能够自如地加速、急刹、爬坡,甚至原地360度转弯,全靠它安装了一颗强大的心脏,和一般车辆不同的是,坦克依靠履带行进,刹车、转向都集成在动力舱内。这台VT-4坦克的动力舱高达1200匹马力,而且是一颗名副其实的中国心脏,这也是我国第一代自主研发的动力舱。而就在5年前,中国还不具备研发和制造坦克动力舱的能力。

工友们常说,卢仁峰之所以被称为焊接“大师”,是因为有一手绝活——一动焊枪,他就知道钢材的可焊性如何,仅凭一块钢板掉在地上的声音,就能辨别出碳含量有多少,应采用怎样的工艺。在穿甲弹冲击和车体涉水等试验过程中,他焊接的坦克车体坚如磐石、密不透水。

世界陆战之王跳动中国心脏!纯正中国血统的坦克,堪称战场无冕之王!

“困难并不可怕,只要坚持、努力去做,就没有干不成的活。” 卢仁峰的执着,像一根焊条把他和这份事业牢牢地“焊”到一起。

他叫冯益柏,一名重症肌无力患者,同时他还有另外几个身份,中国第三代主战坦克VT-4总设计师,8X8轮式装甲车之父。

卢仁峰爱看书,工作室的书桌、卧室床头都有专业书籍,其中《金属学》《焊接工艺》等常用的工具书已经翻得起了毛边,里边各种颜色的笔涂得密密麻麻。

2014年,冯益柏不幸患上重症肌无力,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四肢无力,就连说话也成了问题,虽然疾病改变了他的生活,但拉奏小提琴仍然是冯益柏多年不变的爱好。除此之外,就是他呕心沥血研制成功的新一代陆战之王VT-4坦克。

在他的刻苦钻研下,越来越多的实践成果得到理论固化,并逐步推广应用。“金属材料与焊接材料的选用匹配法”“特种车辆焊接变形控制”等多项成果荣获国家专利,熔化极氩弧焊接技术甚至被应用到神舟七号上。

VT4坦克总设计师冯益柏:现代坦克在陆军当中的作用,我看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武器能取代。还是应了大家说那句话,它仍然现在是陆军之王

“全国十大最美职工”“中华技能大奖”“国家级技能大师”……面对一项项荣誉,卢仁峰表现淡然。相比这些荣誉,卢仁峰更在乎的是他的“工作室”,他希望有生之年把自己的绝活毫无保留地传承下去。

上世纪80年代末,冯益柏开始着手研制一款能够外贸出口的主战坦克,取名MBT-2000,在突破了一系列问题难点之后,中国的军工企业终于在1991年制造出了这辆战车。无论是防护能力还是火力,这款坦克都不逊色于同时代的其它对手,但始终有一颗肉刺扎在冯益柏心里,当时高性能外贸坦克的动力舱还依赖进口。

卢仁峰所带的科研攻关班,被一机集团命名为“卢仁峰班组”。在他的带领下,班组成员个个都是焊接能手,并担负起多个重点项目的攻关任务。

当中国坦克的心脏还在沿用前苏联提供的老式固定轴变速箱技术时,西方发达国家早已换装全新的液力综合传动舱,解决一个庞然大物行进的问题,成为了考量中国军工制造水平的一道不小的难题,这也是共和国整体工业制造体系,必须完成的一个任务。

传承——让精湛的焊接技术延续

这是第一次展示在世人面前中国人制造坦克动力舱的生产车间。2012年,第一辆坦克国产动力舱就在这个车间里组装完成,整个厂房占地相当于若干个足球场,拥有上千台加工设备,几百名技术工人每天在这里就能生产出上千种不同类别、不同尺寸的高精度零部件。高级工程师杨忠林正在随机抽取坦克动力舱内的零件,精度是他检验的重点。

多年来,卢仁峰带出的百余名工匠,迅速成长为企业的技师、高级技师和技术能手,有的还获得“全国劳动模范”“五一劳动奖章”和“全国技术能手”等殊荣。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一机高级工程师杨忠林,每天不离手的是一把千分尺,这也是检测工业产品精度最高的测量工具之一,每一个刻度代表百分之一毫米,也就相当于头发丝的十分之一,零配件上稍微有一丝误差都会暴露无遗。

新一代坦克的动力舱采取的是液力传动方式。要让一个53吨重的钢铁车身急起急停,动力部件不仅要求绝对的精度,而且每一个零件的抗压能力也是容不得半点马虎。虽然这只是一个单一军事武器的制造,但这个任务对于工业生产来说,则考量着一个国家整体工业体系完备的程度。想要制造高品质的坦克动力系统,首要的前提,就是能生产符合特殊品质的特种钢材。这样的要求,对于已经在冶炼领域取得了多项成果的中国工业制造体系来说,并不是一个难题,强大的中国制造,今天已经能够冶炼出这辆坦克所有需要的特种材料,国家强大而完备的工业制造体系,给予了军工生产最坚实的基础。

在徒弟们眼里,生活中的卢仁峰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大哥,工作中的他却是一位极为严苛的老师。卢仁峰说:“严师出高徒,我对他们严一些就是希望他们早日成才。”

从一无所知,到突破核心技术,为了将搭载中国液力传动技术的动力舱应用在第三代外贸型主战坦克上,冯益柏和他的团队克服了各种各样的困难。

一天5块钢板、30根焊条的“定位点焊”,是卢仁峰对徒弟们的硬要求。徒弟们焊接完钢板,卢仁峰会逐个检查点焊效果,误差超标就要重来。他常常对徒弟们说:“把军品做成精品,是每一名军工人的职责所在。”

2012年,冯益柏带领团队终于盼到了彩虹,跳动着中国心脏的第三代主战坦克VT-4终于在包头的总装车间下线。

VT4坦克总设计师冯益柏:当那时候把动力舱往车上一吊,引擎声一响的时候,大家欢呼鼓掌都热泪盈眶。

来源:腾格里新闻

中国籍坦克生命值有多强:陆战之王原地满血复活只需40分钟!

凭借自主研发的动力舱,中国第三代坦克的军工实力已跻身世界一流水平。今天的中国人生产的外贸型主战坦克,除了性能之外,还在考虑着其他的问题。比如说一旦动力舱被击中,在野外给坦克做手术更换一个全新的心脏,决定了陆战之王能否满血复活再赴杀场。这也是现代军事装备必须具备的性能。

在曾经的一次国际坦克比赛中,中国代表队用了一夜的时间更换动力舱,而西方国家的代表队只用了45分钟,如今,由上千个零部件组成的动力舱和坦克车身的连接点只有三个,这一繁一简之间,凸显的是中国工业设计能力的提升,今天工程师们的目标,是要在1小时内完成动力舱的全部换装。如今,在日常测试中,原定动力舱换装时间是1小时,但这次换装只用了40分钟,比目标时间快了足足20分钟。这样的数据,作为外贸商品来说,是产品市场上的竞争实力。但对于一个国家的军事工业来说,则是制造水平最高端的一场展示。

主战坦克毋庸置疑是一个国家陆军战斗实力的象征,VT-4已经开始装备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火控系统和信息化电子化模块。VT-4坦克上最尖端的观瞄系统,无论白天黑夜都能够在战场上远距离追踪目标,而这些信息,都将集中展示在这块驾驶舱里的宽温液晶显示屏上,这块中国人自己研发的设备,已经达到了国际领先的水平。但军事利器上的这个特殊装置,并非军事领域的独家发明,它集合的,是中国制造在这个领域里研发出的新成果。

陆战之王有多牛:坦克上根本无需装弹手 全球仅两国家独有!

这里是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第四研究院,工程师陆涛正在调配最新研制的宽温液晶材料,用这种材料制造的显示器,能够在零下45摄氏度到零上103摄氏度的范围内正常工作。就像中药配方一样,宽温液晶需要几十种化学原料,配比精度要求高达万分之一克,这样的精度控制,目前还没有机械能够做到,只能凭借人工完成,人手的误差可以说在千分之一。

一个60寸显示器所需的液晶原料不到一克,这类化学品在国际市场的售价现在高达每公斤3500美元,但高端的制造技术,今天的中国企业已经熟练掌握,而硬实力的军工产品,也在整体中国制造的高端平台上,得到了最前沿科技的支撑。

除去材料和设备的因素,制造一件高端军事装备,还需要一批高技能的产业工人。 高级焊工李建国今天的任务是焊接坦克的主体,装甲钢的硬度比一般钢板高很多,碳当量更高,而这将大大增加焊接的难度。车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是焊接而成的,而焊缝就像人的伤疤一样,一旦有小的裂纹就会不断延展导致整体开裂,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在焊接环节,绝不能出现任何失误。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一机焊工李建国 :基本离得焊缝大概有20到30毫米我就能感觉到200度还是300度,能到八九不离十了。

用手近距离试探焊缝的层间温度,是一个特种焊工需要掌握的特殊技能,这样才能保证焊缝有如钢板一样结实。想要焊接如此厚的装甲钢必须使用多层多道焊接, VT-4坦克车体的装甲厚度属于军事机密,但可以确定的是,VT-4坦克是现今世界范围内防护能力最高的坦克之一。

动图

一辆VT-4坦克所需的电线加起来超过2000千根,每一根都有自己的功能编号,它们就像人体的神经一样密布在车内。而胜任这项复杂且琐碎工作的,都必须是通过专业训练和拥有娴熟技能的装配女工。VT-4坦克可以在移动过程中发射炮弹,这得益于稳定器的帮助,但如果在制造过程中,存在误差的话,则会导致坦克无法快速精准消灭和打击对手,制造环节上的点滴失误,在战场上,则直接决定着生死。

在眼前的这个工厂里,近8000个制造零件从各地汇集于此,今天要展开的是VT4总装。一台30多吨的坦克底盘已经吊装到位,完成扣装炮塔和连接履带两项最后工序后,等待这辆陆战之王的将会是第一次实弹射击。

100公里外的坦克试验场,试炮手符太金肩抗着125毫米试验用沙弹来到了靶场中央,VT-4坦克装配有世界最先进的自动装弹系统,中国军工制造的坦克,省略了装填手的位置,驾驶舱里的成员也从原来的四人减少到三人。能掌握这种技术的国家,今天全球只有两个。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一机副总经理曹福辉:如果要靠人工装填发弹用20秒等你瞄准了敌人把你击毁了。 所向披靡!陆战之王攻击范围高达5公里:可对空攻击天敌直升机!

一直以来,坦克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但它的天敌只有一个俗称坦克开瓶器的武装直升机。直升机可以在空中发射反坦克导弹,攻击坦克最薄弱的顶部和发动机后部。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一机副总经理曹福辉:美国人做过一次统计,就是一般的武装直升机,对地面坦克的这个损失交换比,它可以1:24,也就是一架直升机被损失的时候,它可以打掉24辆坦克。

但这一弱点也随着中国工程师的最新研究而发生改变,作为最新一代外贸出口的主战坦克,VT-4125毫米的滑膛炮还可以发射炮射导弹,攻击范围高达5公里。炮射导弹不光插上了翅膀还长了眼睛,用以清扫空中障碍。也就是说,坦克可以成为一个移动的导弹发射器,战场适应能力位居世界前列。称为捍卫国家的有利武器。

西北的大草原,今天依旧宽阔的延展在大地上,即使身处在一个现代武器装备的试验场地里,我们的感受中,最深厚的,依旧还是这个宁静而和平的时代。在一个工业制造大国的生产链条中,强大国防给予这个国家的,更多是一种守望和平的实力。战争年代的苦难,今天的人们只能在博物馆的展品中,寻找到点滴直观的印象,而保卫家园,捍卫和平的使命,在一代又一代的军工人心中,始终在坚韧的传承。拥有着这份基础,今天的人们才能更好的守望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份力量,一个民族才能更踏实更稳健地去创造未来。

为建军90周年隆重献礼,财经频道大型纪录片《威武之师背后的财经密码》,每晚21:15-22:00燃爆登场,深度解密中国威武之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重磅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