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弃核之路能走多远,德国放弃核电计划将威及整个欧洲的能源安全

[据英国《卫报》2011年5月30日报道]周一,默克尔总理领导的多党派联合政府一致同意,到2022年关闭德国的所有核反应堆。这是德国基于对日本福岛核灾难所表现出的重大政策逆转。

摘要:1989年,德国至今以来的最后一个核反应堆格赖夫斯瓦尔德市(Greifswald)5号反应堆落成。2000年6月,德国通过了核能和平利用及环 -->

德国宣布将会在2022年之前关闭国内所有17座核反应堆。该政策大逆转将会使德国成为日本核危机后首个不再使用核能的主要经济体,这会使其它欲发展核能的国家对发展核能的前景评估变得更为谨慎,也为德国在新型能源领域的发展提供了机遇,而全球持续多年的能源格局可能也因此而被打破。**

国际能源总署署长Nobuo Tanaka表示,“德国推进放弃核电的计划将威及整个欧洲的能源安全。” Tanaka在德国金融时报的采访中提到:“由于欧洲能源市场紧密相连,德国的政策将影响到整个欧洲大陆,德国政府应当同其他欧洲伙伴共同制定核电政策。否则,欧洲的可持续发展和能源供应将很难保障。”IEA总部位于巴黎,曾就能源保障政策向28个工业化国家提出过建议。 今年三月,正当日本核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德国总理默克尔下令对全国17座核反应堆进行为期至少3个月的全面压力测试,并决定关闭7座最老的核电站,这些核电站大都建于20世纪70年代。 2010年秋季,默克尔曾下令延长德国核电站的使用寿命;现在,她表示政府将尽快寻求减少核能的方法。 在下月之前,默克尔将不会推出在德国逐步淘汰核电的时间表。然而,人们普遍认为,部分反应堆将不再恢复发电。 专家预计,政府将在下个月推出新能源战略,即加大对可再生能源、高效燃煤和天然气电厂的投资,以及对老化电网的现代化改造,这些电网已不适合承担全国范围大量输送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任务。 Tanaka表示,如果关闭反应堆,德国的能源保障将受到威胁,并将增加对燃煤、天然气能源的依赖。同时,他还警告,减少核电将导致电价上涨。 《南德日报》于周一报道:德国四家电网运营商警告默克尔,关闭反应堆的决定会致使全国在冬季出现大规模停电现象。缺少阳光和风力的天气可能导致德国南部重工业地区的电力中断。在这些情况下,用户的安全供电将遭受严重的损害。 德国几乎是欧洲唯一采取如此立场的国家。包括核电大国法国在内的七个欧洲国家,均表示将仔细检查其核反应堆的安全性,但无一表示将缩减核能发电。 德国的17座反应堆目前只有4座尚在运行,7座由于暂停而处在空转状态,5座正在检修当中,另1座已于2009年夏季关闭。 然而,反核派认为,当前的复杂局面表明,加大可再生能源所占的比例以取代核反应堆,将比预期更早实现。

预计,联合政府准备永久关闭德国17座核反应堆中的8座。另有7座已在3月份地震和海啸袭击福岛核电站后临时关闭。还有一座已停止供电多年。

1989年,德国至今以来的最后一个核反应堆——格赖夫斯瓦尔德市(Greifswald)5号反应堆落成。

据5月31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一在记者会上宣布,她将按照政府特别委员会的建议,立即关闭其中8座反应堆,并在2021年之前关闭其他大部分反应堆。她还说,可能会有三座核电站继续运转至2022年,作为储备电力的来源。

在总理办公室与政府中的其他党派领导进行彻夜会谈后,德国环境部长Norbert Roettgen周一早些时候表示,到2021年将再永久关闭6座反应堆。他说,为有一个安全缓冲,确保持续的电力供应,剩余的3座德国最新的反应堆将运行到2022年。

2000年6月,德国通过了核能和平利用及环境保护法律的追加条款,并以法律形式禁止建造新的核电站

她说,福岛发生的那场核灾难是不可想象的,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们必须重新考量核能的作用。弃核之路对德国构成了巨大的挑战,但我们可能会是第一个向高效可再生能源时代过渡的工业国家。

针对数月前做出的有关延长德国反应堆运行寿期的一项不受欢迎的决定,默克尔在3月份改变了想法。这项决定遭到了多数选民的反对。

2002年,德国红绿党联合政府与资方达成协议,出台“核电逐步退出”法令,最迟2022年之前,以厂龄和发电量为依据,陆续关停全国19座核电站。

另外,瑞士政府之前也表示,瑞士现有5座核电站将于2019年至2034年陆续达到最高使用年限。之后,瑞士将不再重建或更新核电站。目前瑞士电能近四成来自核电。

Roettgen说,“很明确:三座核电站的最后结局是运行到2022年。”“决议条款将不会再做修改。”(核信息院 杨力)

2003年和2005年,陆续关闭两家核电站。同时政府决定投资可再生能源,例如水力风力发电,太阳能利用等等。

2010年秋天默克尔发起了一项颇具争议的计划,计划将德国部分反应堆的使用期限延长至本世纪30年代,比之前计划的时间长十年。这次政策180度大转弯事实上是回到了2002年一个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绿党联盟达成的一项协议。

2010年10月,考虑到二氧化碳减排压力,德国联邦议院通过了默克尔主政的黑黄联合政府有关延长核电站运营期限的计划,将德国关闭最后一座核电站的时间,由2022年前后推迟到大约2035年。

核电存废在德国一直是敏感话题。一方面,由于担心核电安全问题,多数德国民众支持关闭核电站。另一方面,目前德国用电总量中有四分之一来自核电。尽管德国近年来在可再生能源利用方面取得长足进展,但决策者对可再生能源的预期发电量是否足以弥补关闭所有核电站造成的电力短缺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所谓红党即社民党,在政治上属于左派,绿党则强调环保,红绿曾一度联合执政;黄党是自由民主党,多代表资方;黑党指基督教民主联盟,这是默克尔的党,属于中偏右的党。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3月份由海啸引起的核灾难导致德国人对核能产生深切担忧,促使默克尔在该电站首次发生爆炸后的几天就关闭了德国最老的七座反应堆,并下令对德国核战略进行审查。

2011年3月12日,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当天,德国政府就立即宣布:3个月内关闭7座上世纪80年代以前投入运营的核电站。

目前,德国42.4%的能源供应来自燃煤发电厂,核能在全国能源供应中的比重近23%。逐步淘汰核能可能会迫使其更依赖煤。最大的变化因素是天然气成本,天然气是首选更清洁的替代能源。但从其他国家进口更便宜的天然气比较复杂,一个原因是,许多德国电厂与俄罗斯签署的长期合约规定天然气价格与油价挂钩。**

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将迫使德国投入更多的资金向新型能源项目进军, 德国政府的决定也表明他们打算让德国成为一个高效的能源工业生产国。清洁能源的发展战略已被各个大国提上日程,包括美国、中国、日本和印度等都希望在这一领域占据主动,各国政府也是大力扶持,因为能源始终是国家战略很重要的以部分。

美国总统奥巴马2011年4月在华盛顿的演讲中再次重申,21世纪全球经济竞争的制高点就是清洁能源。“谁能领导21世纪的清洁能源经济,谁就能领导21世纪的全球经济。我希望美国成为这个国家,希望美国赢得未来。”奥巴马在演讲中说。

德国打算另辟蹊径的决定虽然有一定风险,但这可能会使德国站在未来清洁能源开发和应用的顶端,从而更有利于德国未来的发展。

德国弃用核能的决定可能对世界上其它欲发展核能的国家产生很大的影响,尤其是欧洲国家,由于人们对核电的安全性的质疑因此次日本核辐射事故变得更加坚定,任何建设新核能设施的决定都可能会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

  • 首页
  • 电话
  • 重磅热帖